体彩排列三走势图网易|排列三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
  •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文獻翻譯>> 法律法規翻譯>> 最新司法解釋全書(第三冊)

最新司法解釋全書(第三冊)

日期:2016年9月21日 10:41

  (一)綜合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法

  時間效力規定若干問題的解釋

  11997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37次會議通過

  21997年9月25日公布

  3法釋〔1997〕 5號

  4自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為正確適用刑法,現就人民法院1997年10月1日以后審理的刑事案件,具體適用修訂前的刑法或者修訂后的刑法的有關問題規定如下:

  第一條對于行為人1997年9月30日以前實施的犯罪行為,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行為人逃避偵查或者審判,超過追訴期限或者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超過追訴期限的,是否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適用修訂前的刑法第七十七條的規定。

  第二條犯罪分子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不具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但是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需要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適用修訂前的刑法第五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

  第三條前罪判處的刑罰已經執行完畢或者赦免,在1997年9月30日以前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是否構成累犯,適用修訂前的刑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1997年10月1日以后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的,是否構成累犯,適用刑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

  第四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1997年10月1日以后仍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適用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

  第五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的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適用刑法第六十八條的規定。

  第六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在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緩刑考驗期間又犯新罪、被發現漏罪或者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務院公安部門有關緩刑的監督管理規定,情節嚴重的,適用刑法第七十七條的規定,撤銷緩刑。

  第七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1997年10月1日以后仍在服刑的犯罪分子,因特殊情況,需要不受執行刑期限制假釋的,適用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報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第八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犯罪,1997年10月1日以后仍在服刑的累犯以及因殺人、爆炸、搶劫、強奸、綁架等暴力性犯罪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適用修訂前的刑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可以假釋。

  第九條1997年9月30日以前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在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假釋考驗期內,又犯新罪、被發現漏罪或者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務院公安部門有關假釋的監督管理規定的,適用刑法第八十六條的規定,撤銷假釋。

  第十條按照審判監督程序重新審判的案件,適用行為時的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法

  第十二條幾個問題的解釋

  11997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52次會議通過

  21997年12月31日公布

  3法釋〔1997〕 12號

  4自1998年1月13日起施行

  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97年10月1日施行以來,一些地方法院就刑法第十二條適用中的幾個具體問題向我院請示。現解釋如下:

  第一條刑法第十二條規定的“處刑較輕”,是指刑法對某種犯罪規定的刑罰即法定刑比修訂前刑法輕。法定刑較輕是指法定最高刑較輕;如果法定最高刑相同,則指法定最低刑較輕。

  第二條如果刑法規定的某一犯罪只有一個法定刑幅度,法定最高刑或者最低刑是指該法定刑幅度的最高刑或者最低刑;如果刑法規定的某一犯罪有兩個以上的法定刑幅度,法定最高刑或者最低刑是指具體犯罪行為應當適用的法定刑幅度的最高刑或者最低刑。

  第三條1997年10月1日以后審理1997年9月30日以前發生的刑事案件,如果刑法規定的定罪處刑標準、法定刑與修訂前刑法相同的,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刑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適用刑事司法解釋

  時間效力問題的規定

  12001年9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93次會議、2001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屆檢察委員會第90次會議通過

  22001年12月7日公布

  3高檢發釋字〔2001〕 5號

  4自2001年12月17日起施行

  為正確適用司法解釋辦理案件,現對適用刑事司法解釋時間效力問題提出如下意見:

  一、司法解釋是最高人民法院對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問題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對檢察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問題所作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解釋,自發布或者規定之日起施行,效力適用于法律的施行期間。

  二、對于司法解釋實施前發生的行為,行為時沒有相關司法解釋,司法解釋施行后尚未處理或者正在處理的案件,依照司法解釋的規定辦理。

  三、對于新的司法解釋實施前發生的行為,行為時已有相關司法解釋,依照行為時的司法解釋辦理,但適用新的司法解釋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適用新的司法解釋。

  四、對于在司法解釋施行前已辦結的案件,按照當時的法律和司法解釋,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沒有錯誤的,不再變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裁判文書中

  如何引用刑法修正案的批復

  12007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423次會議通過

  22007年4月11日公布

  3法釋〔2007〕 7號

  4自2007年4月13日起施行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

  近來,一些法院對在裁判文書中如何引用刑法修正案的問題請示我院。經研究,批復如下:

  人民法院在裁判文書中適用刑法修正案的規定時,應當直接引用修正后的刑法條文,表述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條的規定”,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條之×的規定”。

  此復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對跨越

  修訂刑法施行日期的繼續犯罪、

  連續犯罪以及其他同種數罪

  應如何具體適用刑法問題的批復

  11998年12月2日公布

  2高檢發釋字〔1998〕6號

  四川省人民檢察院:

  你院川檢發研〔1998〕10號《關于對連續犯罪、繼續犯罪如何具體適用刑法第十二條的有關問題的請示》收悉,經研究,批復如下:

  對于開始于1997年9月30日以前,繼續或者連續到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行為,以及在1997年10月1日前后分別實施的同種類數罪,如果原刑法和修訂刑法都認為是犯罪并且應當追訴,按照下列原則決定如何適用法律:

  一、對于開始于1997年9月30日以前,繼續到1997年10月1日以后終了的繼續犯罪,應當適用修訂刑法一并進行追訴。

  二、對于開始于1997年9月30日以前,連續到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連續犯罪,或者在1997年10月1日前后分別實施同種類數罪,其中罪名、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均沒有變化的,應當適用修訂刑法,一并進行追訴;罪名、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已經變化的,也應當適用修訂刑法,一并進行追訴,但是修訂刑法比原刑法所規定的構成要件和情節較為嚴格,或者法定刑較重的,在提起公訴時應當提出酌情從輕處理意見。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檢察工作中

  具體適用修訂刑法第十二條

  若干問題的通知

  11997年10月6日公布

  2高檢發釋字〔1997〕4號

  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各級軍事檢察院:

  根據修訂刑法第十二條的規定,現對發生在1997年9月30日以前,1997年10月1日后尚未處理或者正在處理的行為如何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通知如下:

  一、如果當時的法律(包括1979年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軍人違反職責罪暫行條例,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事法律的決定、補充規定,民事、經濟、行政法律中“依照”、“比照”刑法有關條款追究刑事責任的法律條文,下同)、司法解釋認為是犯罪,修訂刑法不認為是犯罪的,依法不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立案、偵查的,撤銷案件;已批準逮捕的,撤銷批準逮捕決定,并建議公安機關撤銷案件;審查起訴的,作出不起訴決定;已經起訴的,建議人民法院退回案件,予以撤銷;已經抗訴的,撤回抗訴。

  二、如果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認為是犯罪,修訂刑法也認為是犯罪的,按從舊兼從輕的原則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罪名、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沒有變化的,適用當時的法律追究刑事責任。

  2罪名、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已經變化的,根據從輕原則,確定適用當時的法律或者修訂刑法追究刑事責任。

  三、如果當時的法律不認為是犯罪,修訂刑法認為是犯罪的,適用當時的法律;但行為連續或者繼續到1997年10月1日以后的,對10月1日以后構成犯罪的行為適用修訂刑法追究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

  11997年1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51次會議通過

  21997年12月11日公布

  3法釋〔1997〕 9號

  4自1997年12月16日起施行

  為正確理解、執行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的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統一認定罪名,現根據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對刑法分則中罪名規定如下:

  第一章危害國家安全罪

  刑法 條文 罪名

  第102條 背叛國家罪

  第103條 第1款 分裂國家罪

  第2款 煽動分裂國家罪

  第104條 武裝叛亂、暴亂罪

  第105條 第1款 顛覆國家政權罪

  第2款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第107條 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罪

  第108條 投敵叛變罪

  第109條 叛逃罪

  第110條 間諜罪

  第111條 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

  第112條 資敵罪

  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114條、第115條 第1款 放火罪

  決水罪

  爆炸罪

  投毒罪

  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115條 第2款 失火罪

  過失決水罪

  過失爆炸罪

  過失投毒罪

  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116條、第119條 第1款 破壞交通工具罪

  第117條、第119條 第1款 破壞交通設施罪

  第118條、第119條 第1款 破壞電力設備罪

  破壞易燃易爆設備罪

  第119條 第2款 過失損壞交通工具罪

  過失損壞交通設施罪

  過失損壞電力設備罪

  過失損壞易燃易爆設備罪

  第120條 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

  第121條 劫持航空器罪

  第122條 劫持船只、汽車罪

  第123條 暴力危及飛行安全罪

  第124條 第1款 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

  第2款 過失損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

  第125條 第1款 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彈藥、爆炸 物罪

  第2款 非法買賣、運輸核材料罪

  第126條 違規制造、銷售槍支罪

  第127條 第1款、第2款 盜竊、搶奪槍支、彈藥、爆炸物罪

  第2款 搶劫槍支、彈藥、爆炸物罪

  第128條 第1款 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罪

  第2款、第3款 非法出租、出借槍支罪

  第129條 丟失槍支不報罪

  第130條 非法攜帶槍支、彈藥、管制刀具、危險物品危及公共 安全罪

  第131條 重大飛行事故罪

  第132條 鐵路運營安全事故罪

  第133條 交通肇事罪

  第134條 重大責任事故罪

  第135條 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第136條 危險物品肇事罪

  第137條 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

  第138條 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

  第139條 消防責任事故罪

  第三章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

  第一節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

  第140條 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

  第141條 生產、銷售假藥罪

  第142條 生產、銷售劣藥罪

  第143條 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罪

  第144條 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第145條 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

  第146條 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

  第147條 生產、銷售偽劣農藥、獸藥、化肥、種子罪

  第148條 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化妝品罪

  第二節走私罪

  第151條 第1款 走私武器、彈藥罪

  走私核材料罪

  走私假幣罪

  第2款 走私文物罪

  走私貴重金屬罪

  走私珍貴動物、珍貴動物制品罪

  第3款 走私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罪

  第152條 走私淫穢物品罪

  第153條 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

  第155條 第(3)項 走私固體廢物罪

  第三節妨害對公司、企業的管理秩序罪

  第158條 虛報注冊資本罪

  第159條 虛假出資、抽逃出資罪

  第160條 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

  第161條 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罪

  第162條 妨害清算罪

  第163條 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

  第164條 對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

  第165條 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

  第166條 為親友非法牟利罪

  第167條 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

  第168條 徇私舞弊造成破產、虧損罪

  第169條 徇私舞弊低價折股、出售國有資產罪

  第四節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罪

  第170條 偽造貨幣罪

  第171條 第1款 出售、購買、運輸假幣罪

  第2款 金融工作人員購買假幣、以假幣換取貨幣罪

  第172條 持有、使用假幣罪

  第173條 變造貨幣罪

  第174條 第1款 擅自設立金融機構罪

  第2款 偽造、變造、轉讓金融機構經營許可證罪

  第175條 高利轉貸罪

  第176條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第177條 偽造、變造金融票證罪

  第178條 第1款 偽造、變造國家有價證券罪

  第2款 偽造、變造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

  第179條 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

  第180條 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

  第181條 第1款 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

  第2款 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罪

  第182條 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

  第186條 第1款 違法向關系人發放貸款罪

  第2款 違法發放貸款罪

  第187條 用帳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罪

  第188條 非法出具金融票證罪

  第189條 對違法票據承兌、付款、保證罪

  第190條 逃匯罪

  第191條 洗錢罪

  第五節金融詐騙罪

  第192條 集資詐騙罪

  第193條 貸款詐騙罪

  第194條 第1款 票據詐騙罪

  第2款 金融憑證詐騙罪

  第195條 信用證詐騙罪

  第196條 信用卡詐騙罪

  第197條 有價證券詐騙罪

  第198條 保險詐騙罪

  第六節危害稅收征管罪

  第201條 偷稅罪

  第202條 抗稅罪

  第203條 逃避追繳欠稅罪

  第204條 第1款 騙取出口退稅罪

  第205條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 款發票罪

  第206條 偽造、出售偽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第207條 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第208條 第1款 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購買偽造的增值稅專用 發票罪

  第209條 第1款 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 扣稅款發票罪

  第2款 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罪

  第3款 非法出售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

  第4款 非法出售發票罪

  第七節侵犯知識產權罪

  第213條 假冒注冊商標罪

  第214條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第215條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

  第216條 假冒專利罪

  第217條 侵犯著作權罪

  第218條 銷售侵權復制品罪

  第219條 侵犯商業秘密罪

  第八節擾亂市場秩序罪

  第221條 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

  第222條 虛假廣告罪

  第223條 串通投標罪

  第224條 合同詐騙罪

  第225條 非法經營罪

  第226條 強迫交易罪

  第227條 第1款 偽造、倒賣偽造的有價票證罪

  第2款 倒賣車票、船票罪

  第228條 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罪

  第229條 第1款、第2款 中介組織人員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

  第3款 中介組織人員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

  第230條 逃避商檢罪

  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

  第232條 故意殺人罪

  第233條 過失致人死亡罪

  第234條 故意傷害罪

  第235條 過失致人重傷罪

  第236條 第1款 強奸罪

  第2款 奸淫幼女罪

  第237條 第1款 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

  第3款 猥褻兒童罪

  第238條 非法拘禁罪

  第239條 綁架罪

  第240條 拐賣婦女、兒童罪

  第241條 第1款 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罪

  第242條 第2款 聚眾阻礙解救被收買的婦女、兒童罪

  第243條 誣告陷害罪

  第244條 強迫職工勞動罪

  第245條 非法搜查罪

  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246條 侮辱罪

  誹謗罪

  第247條 刑訊逼供罪

  暴力取證罪

  第248條 虐待被監管人罪

  第249條 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

  第250條 出版歧視、侮辱少數民族作品罪

  第251條 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罪

  第252條 侵犯通信自由罪

  第253條 第1款 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

  第254條 報復陷害罪

  第255條 打擊報復會計、統計人員罪

  第256條 破壞選舉罪

  第257條 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

  第258條 重婚罪

  第259條 第1款 破壞軍婚罪

  第260條 虐待罪

  第261條 遺棄罪

  第262條 拐騙兒童罪

  第五章侵犯財產罪

  第263條 搶劫罪

  第264條 盜竊罪

  第266條 詐騙罪

  第267條 第1款 搶奪罪

  第268條 聚眾哄搶罪

  第270條 侵占罪

  第271條 第1款 職務侵占罪

  第272條 第1款 挪用資金罪

  第273條 挪用特定款物罪

  第274條 敲詐勒索罪

  第275條 故意毀壞財物罪

  第276條 破壞生產經營罪

  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

  第一節擾亂公共秩序罪

  第277條 妨害公務罪

  第278條 煽動暴力抗拒法律實施罪

  第279條 招搖撞騙罪

  第280條 第1款 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

  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

  第2款 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

  第3款 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證罪

  第281條 非法生產、買賣警用裝備罪

  第282條 第1款 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

  第2款 非法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資料、物品罪

  第283條 非法生產、銷售間諜專用器材罪

  第284條 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

  第285條 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第286條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第288條 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

  第290條 第1款 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第2款 聚眾沖擊國家機關罪

  第291條 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罪

  第292條 第1款 聚眾斗毆罪

  第293條 尋釁滋事罪

  第294條 第1款 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第2款 入境發展黑社會組織罪

  第4款 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第295條 傳授犯罪方法罪

  第296條 非法集會、游行、示威罪

  第297條 非法攜帶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參加集會、游行、 示威罪

  第298條 破壞集會、游行、示威罪

  第299條 侮辱國旗、國徽罪

  第300條 第1款 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 施罪

  第2款 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

  第301條 第1款 聚眾淫亂罪

  第2款 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

  第302條 盜竊、侮辱尸體罪

  第303條 賭博罪

  第304條 故意延誤投遞郵件罪

  第二節妨害司法罪

  第305條 偽證罪

  第306條 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證據、偽造證據、妨害作證 罪

  第307條 第1款 妨害作證罪

  第2款 幫助毀滅、偽造證據罪

  第308條 打擊報復證人罪

  第309條 擾亂法庭秩序罪

  第310條 窩藏、包庇罪

  第311條 拒絕提供間諜犯罪證據罪

  第312條 窩藏、轉移、收購、銷售贓物罪

  第313條 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第314條 非法處置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罪

  第315條 破壞監管秩序罪

  第316條 第1款 脫逃罪

  第2款 劫奪被押解人員罪

  第317條 第1款 組織越獄罪

  第2款 暴動越獄罪

  聚眾持械劫獄罪

  第三節妨害國(邊)境管理罪

  第318條 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

  第319條 騙取出境證件罪

  第320條 提供偽造、變造的出入境證件罪

  出售出入境證件罪

  第321條 運送他人偷越國(邊)境罪

  第322條 偷越國(邊)境罪

  第323條 破壞界碑、界樁罪

  破壞永久性測量標志罪

  第四節妨害文物管理罪

  第324條 第1款 故意損毀文物罪

  第2款 故意損毀名勝古跡罪

  第3款 過失損毀文物罪

  第325條 非法向外國人出售、贈送珍貴文物罪

  第326條 倒賣文物罪

  第327條 非法出售、私贈文物藏品罪

  第328條 第1款 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

  第2款 盜掘古人類化石、古脊椎動物化石罪

  第329條 第1款 搶奪、竊取國有檔案罪

  第2款 擅自出賣、轉讓國有檔案罪

  第五節危害公共衛生罪

  第330條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第331條 傳染病菌種、毒種擴散罪

  第332條 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

  第333條 第1款 非法組織賣血罪

  強迫賣血罪

  第334條 第1款 非法采集、供應血液、制作、供應血液制品罪

  第2款 采集、供應血液、制作、供應血液制品事故罪

  第335條 醫療事故罪

  第336條 第1款 非法行醫罪

  第2款 非法進行節育手術罪

  第337條 逃避動植物檢疫罪

  第六節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

  第338條 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

  第339條 第1款 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

  第2款 擅自進口固體廢物罪

  第340條 非法捕撈水產品罪

  第341條 第1款 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

  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

  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

  第2款 非法狩獵罪

  第342條 非法占用耕地罪

  第343條 第1款 非法采礦罪

  第2款 破壞性采礦罪

  第344條 非法采伐、毀壞珍貴樹木罪

  第345條 第1款 盜伐林木罪

  第2款 濫伐林木罪

  第3款 非法收購盜伐、濫伐的林木罪

  第七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

  第347條 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

  第348條 非法持有毒品罪

  第349條 第1款、第2款 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

  第1款 窩藏、轉移、隱瞞毒品、毒贓罪

  第350條 第1款 走私制毒物品罪

  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

  第351條 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

  第352條 非法買賣、運輸、攜帶、持有毒品原植物種子、

  幼苗罪

  第353條 第1款 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

  第2款 強迫他人吸毒罪

  第354條 容留他人吸毒罪

  第355條 非法提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罪

  第八節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

  第358條 第1款 組織賣淫罪

  強迫賣淫罪

  第3款 協助組織賣淫罪

  第359條 第1款 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

  第2款 引誘幼女賣淫罪

  第360條 第1款 傳播性病罪

  第2款 嫖宿幼女罪

  第九節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罪

  第363條 第1款 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第2款 為他人提供書號出版淫穢書刊罪

  第364條 第1款 傳播淫穢物品罪

  第2款 組織播放淫穢音像制品罪

  第365條 組織淫穢表演罪

  第七章危害國防利益罪

  第368條 第1款 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

  第2款 阻礙軍事行動罪

  第369條 破壞武器裝備、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

  第370條 第1款 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裝備、軍事設施罪

  第2款 過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裝備、軍事設施罪

  第371條 第1款 聚眾沖擊軍事禁區罪

  第2款 聚眾擾亂軍事管理區秩序罪

  第372條 冒充軍人招搖撞騙罪

  第373條 煽動軍人逃離部隊罪

  雇用逃離部隊軍人罪

  第374條 接送不合格兵員罪

  第375條 第1款 偽造、變造、買賣武裝部隊公文、證件、印章罪

  盜竊、搶奪武裝部隊公文、證件、印章罪

  第2款 非法生產、買賣軍用標志罪

  第376條 第1款 戰時拒絕、逃避征召、軍事訓練罪

  第2款 戰時拒絕、逃避服役罪

  第377條 戰時故意提供虛假敵情罪

  第378條 戰時造謠擾亂軍心罪

  第379條 戰時窩藏逃離部隊軍人罪

  第380條 戰時拒絕、故意延誤軍事訂貨罪

  第381條 戰時拒絕軍事征用罪

  第八章貪污賄賂罪

  第382條 貪污罪

  第384條 挪用公款罪

  第385條 受賄罪

  第387條 單位受賄罪

  第389條 行賄罪

  第391條 對單位行賄罪

  第392條 介紹賄賂罪

  第393條 單位行賄罪

  第395條 第1款 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

  第2款 隱瞞境外存款罪

  第396條 第1款 私分國有資產罪

  第2款 私分罰沒財物罪

  第九章瀆職罪

  第397條 濫用職權罪

  玩忽職守罪

  第398條 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

  過失泄露國家秘密罪

  第399條 第1款 徇私枉法罪

  第2款 枉法裁判罪

  第400條 第1款 私放在押人員罪

  第2款 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

  第401條 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

  第402條 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第403條 濫用管理公司、證券職權罪

  第404條 徇私舞弊不征、少征稅款罪

  第405條 第1款 徇私舞弊發售發票、抵扣稅款、出口退稅罪

  第2款 違法提供出口退稅憑證罪

  第406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簽訂、履行合同失職罪

  第407條 違法發放林木采伐許可證罪

  第408條 環境監管失職罪

  第409條 傳染病防治失職罪

  第410條 非法批準征用、占用土地罪

  非法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罪

  第411條 放縱走私罪

  第412條 第1款 商檢徇私舞弊罪

  第2款 商檢失職罪

  第413條 第1款 動植物檢疫徇私舞弊罪

  第2款 動植物檢疫失職罪

  第414條 放縱制售偽劣商品犯罪行為罪

  第415條 辦理偷越國(邊)境人員出入境證件罪

  放行偷越國(邊)境人員罪

  第416條 第1款 不解救被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罪

  第2款 阻礙解救被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罪

  第417條 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

  第418條 招收公務員、學生徇私舞弊罪

  第419條 失職造成珍貴文物損毀、流失罪

  第十章軍人違反職責罪

  第421條 戰時違抗命令罪

  第422條 隱瞞、謊報軍情罪

  拒傳、假傳軍令罪

  第423條 投降罪

  第424條 戰時臨陣脫逃罪

  第425條 擅離、玩忽軍事職守罪

  第426條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第427條 指使部屬違反職責罪

  第428條 違令作戰消極罪

  第429條 拒不救援友鄰部隊罪

  第430條 軍人叛逃罪

  第431條 第1款 非法獲取軍事秘密罪

  第2款 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軍事

  秘密罪

  第432條 故意泄露軍事秘密罪

  過失泄露軍事秘密罪

  第433條 戰時造謠惑眾罪

  第434條 戰時自傷罪

  第435條 逃離部隊罪

  第436條 武器裝備肇事罪

  第437條 擅自改變武器裝備編配用途罪

  第438條 盜竊、搶奪武器裝備、軍用物資罪

  第439條 非法出賣、轉讓武器裝備罪

  第440條 遺棄武器裝備罪

  第441條 遺失武器裝備罪

  第442條 擅自出賣、轉讓軍隊房地產罪

  第443條 虐待部屬罪

  第444條 遺棄傷病軍人罪

  第445條 戰時拒不救治傷病軍人罪

  第446條 戰時殘害居民、掠奪居民財物罪

  第447條 私放俘虜罪

  第448條 虐待俘虜罪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刑法分則

  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

  11997年12月25日公布

  2高檢發釋字〔1997〕3號

  為保證正確、統一執法,根據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現對檢察工作中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提出如下意見:

  第一章危害國家安全罪

  1背叛國家罪(第102條)

  2分裂國家罪(第103條第1款)

  3煽動分裂國家罪(第103條第2款)

  4武裝叛亂、暴亂罪(第104條)

  5顛覆國家政權罪(第105條第1款)

  6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第105條第2款)

  7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罪(第107條)

  8投敵叛變罪(第108條)

  9叛逃罪(第109條)

  10間諜罪(第110條)

  11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第111條)

  12資敵罪(第112條)

  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

  13放火罪(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14決水罪(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15爆炸罪(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16投毒罪(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17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18失火罪(第115條第2款)

  19過失決水罪(第115條第2款)

  20過失爆炸罪(第115條第2款)

  21過失投毒罪(第115條第2款)

  22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第115條第2款)

  23破壞交通工具罪(第116條、第119條第1款)

  24破壞交通設施罪(第117條、第119條第1款)

  25破壞電力設備罪(第118條、第119條第1款)

  26破壞易燃易爆設備罪(第118條、第119條第1款)

  27過失損壞交通工具罪(第119條第2款)

  28過失損壞交通設施罪(第119條第2款)

  29過失損壞電力設備罪(第119條第2款)

  30過失損壞易燃易爆設備罪(第119條第2款)

  31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第120條)

  32劫持航空器罪(第121條)

  33劫持船只、汽車罪(第122條)

  34暴力危及飛行安全罪(第123條)

  35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第124條第1款)

  36過失損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第124條第2款)

  37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槍支、彈藥、爆炸物罪(第125條第1款)

  38非法買賣、運輸核材料罪(第125條第2款)

  39違規制造、銷售槍支罪(第126條)

  40盜竊、搶奪槍支、彈藥、爆炸物罪(第127條第1款、第2款)

  41搶劫槍支、彈藥、爆炸物罪(第127條第2款)

  42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罪(第128條第1款)

  43非法出租、出借槍支罪(第128條第2款、第3款)

  44丟失槍支不報罪(第129條)

  45非法攜帶槍支、彈藥、管制刀具、危險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第130條)

  46重大飛行事故罪(第131條)

  47鐵路運營安全事故罪(第132條)

  48交通肇事罪(第133條)

  49重大責任事故罪(第134條)

  50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第135條)

  51危險物品肇事罪(第136條)

  52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7條)

  53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8條)

  54消防責任事故罪(第139條)

  第三章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

  第一節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

  55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第140條)

  56生產、銷售假藥罪(第141條)

  57生產、銷售劣藥罪(第142條)

  58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罪(第143條)

  59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第144條)

  60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第145條)

  61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第146條)

  62生產、銷售偽劣農藥、獸藥、化肥、種子罪(第147條)

  63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化妝品罪(第148條)

  第二節走私罪

  64走私武器、彈藥罪(第151條第1款)

  65走私核材料罪(第151條第1款)

  66走私假幣罪(第151條第1款)

  67走私文物罪(第151條第2款)

  68走私貴重金屬罪(第151條第2款)

  69走私珍貴動物、珍貴動物制品罪(第151條第2款)

  70走私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罪(第151條第3款)

  71走私淫穢物品罪(第152條)

  72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第153條)

  73走私固體廢物罪(第155條第3項)

  第三節妨害對公司、企業的管理秩序罪

  74虛報注冊資本罪(第158條)

  75虛假出資、抽逃出資罪(第159條)

  76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第160條)

  77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罪(第161條)

  78妨害清算罪(第162條)

  79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第163條)

  80對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第164條)

  81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第165條)

  82為親友非法牟利罪(第166條)

  83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第167條)

  84徇私舞弊造成破產、虧損罪(第168條)

  85徇私舞弊低價折股、出售國有資產罪(第169條)

  第四節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罪

  86偽造貨幣罪(第170條)

  87出售、購買、運輸假幣罪(第171條第1款)

  88金融工作人員購買假幣、以假幣換取貨幣罪(第171條第2款)

  89持有、使用假幣罪(第172條)

  90變造貨幣罪(第173條)

  91擅自設立金融機構罪(第174條第1款)

  92偽造、變造、轉讓金融機構經營許可證罪(第174條第2款)

  93高利轉貸罪(第175條)

  94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第176條)

  95偽造、變造金融票證罪(第177條)

  96偽造、變造國家有價證券罪(第178條第1款)

  97偽造、變造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第178條第2款)

  98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第179條)

  99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第180條)

  100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第181條第1款)

  101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罪(第181條第2款)

  102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罪(第182條)

  103違法向關系人發放貸款罪(第186條第1款)

  104違法發放貸款罪(第186條第2款)

  105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罪(第187條)

  106非法出具金融票證罪(第188條)

  107對違法票據承兌、付款、保證罪(第189條)

  108逃匯罪(第190條)

  109洗錢罪(第191條)

  第五節金融詐騙罪

  110集資詐騙罪(第192條)

  111貸款詐騙罪(第193條)

  112票據詐騙罪(第194條第1款)

  113金融憑證詐騙罪(第194條第2款)

  114信用證詐騙罪(第195條)

  115信用卡詐騙罪(第196條)

  116有價證券詐騙罪(第197條)

  117保險詐騙罪(第198條)

  第六節危害稅收征管罪

  118偷稅罪(第201條)

  119抗稅罪(第202條)

  120逃避追繳欠稅罪(第203條)

  121騙取出口退稅罪(第204條第1款)

  122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第205條)

  123偽造、出售偽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第206條)

  124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第207條)

  125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購買偽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第208條第1款)

  126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第209條第1款)

  127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罪(第209條第2款)

  128非法出售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第209條第3款)

  129非法出售發票罪(第209條第4款)

  第七節侵犯知識產權罪

  130假冒注冊商標罪(第213條)

  131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第214條)

  132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第215條)

  133假冒專利罪(第216條)

  134侵犯著作權罪(第217條)

  135銷售侵權復制品罪(第218條)

  136侵犯商業秘密罪(第219條)

  第八節擾亂市場秩序罪

  137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第221條)

  138虛假廣告罪(第222條)

  139串通投標罪(第223條)

  140合同詐騙罪(第224條)

  141非法經營罪(第225條)

  142強迫交易罪(第226條)

  143偽造、倒賣偽造的有價票證罪(第227條第1款)

  144倒賣車票、船票罪(第227條第2款)

  145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罪(第228條)

  146中介組織人員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第229條第1款、第2款)

  147中介組織人員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第229條第3款)

  148逃避商檢罪(第230條)

  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

  149故意殺人罪(第232條)

  150過失致人死亡罪(第233條)

  151故意傷害罪(第234條)

  152過失致人重傷罪(第235條)

  153強奸罪(第236條第1款)

  154奸淫幼女罪(第236條第2款)

  155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第237條第1款、第2款)

  156猥褻兒童罪(第237條第3款)

  157非法拘禁罪(第238條)

  158綁架罪(第239條)

  159拐賣婦女、兒童罪(第240條)

  160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罪(第241條第1款)

  161聚眾阻礙解救被收買的婦女、兒童罪(第242條第2款)

  162誣告陷害罪(第243條)

  163強迫職工勞動罪(第244條)

  164非法搜查罪(第245條)

  165非法侵入住宅罪(第245條)

  166侮辱罪(第246條)

  167誹謗罪(第246條)

  168刑訊逼供罪(第247條)

  169暴力取證罪(第247條)

  170虐待被監管人罪(第248條)

  171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第249條)

  172出版歧視、侮辱少數民族作品罪(第250條)

  173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第251條)

  174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罪(第251條)

  175侵犯通信自由罪(第252條)

  176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第253條第1款)

  177報復陷害罪(第254條)

  178打擊報復會計、統計人員罪(第255條)

  179破壞選舉罪(第256條)

  180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第257條)

  181重婚罪(第258條)

  182破壞軍婚罪(第259條第1款)

  183虐待罪(第260條)

  184遺棄罪(第261條)

  185拐騙兒童罪(第262條)

  第五章侵犯財產罪

  186搶劫罪(第263條)

  187盜竊罪(第264條)

  188詐騙罪(第266條)

  189搶奪罪(第267條第1款)

  190聚眾哄搶罪(第268條)

  191侵占罪(第270條)

  192職務侵占罪(第271條第1款)

  193挪用資金罪(第272條)

  194挪用特定款物罪(第273條)

  195敲詐勒索罪(第274條)

  196故意毀壞財物罪(第275條)

  197破壞生產經營罪(第276條)

  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

  第一節擾亂公共秩序罪

  198妨害公務罪(第277條)

  199煽動暴力抗拒法律實施罪(第278條)

  200招搖撞騙罪(第279條)

  201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第280條第1款)

  202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第280條第1款)

  203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第280條第2款)

  204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證罪(第280條第3款)

  205非法生產、買賣警用裝備罪(第281條)

  206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第282條第1款)

  207非法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資料、物品罪(第282條第2款)

  208非法生產、銷售間諜專用器材罪(第283條)

  209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第284條)

  210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第285條)

  211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第286條)

  212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第288條)

  213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第290條第1款)

  214聚眾沖擊國家機關罪(第290條第2款)

  215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第291條)

  216聚眾斗毆罪(第292條第1款)

  217尋釁滋事罪(第293條)

  218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第294條第1款)

  219入境發展黑社會組織罪(第294條第2款)

  220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第294條第4款)

  221傳授犯罪方法罪(第295條)

  222非法集會、游行、示威罪(第296條)

  223非法攜帶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參加集會、游行、示威罪(第297條)

  224破壞集會、游行、示威罪(第298條)

  225侮辱國旗、國徽罪(第299條)

  226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第300條第1款)

  227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第300條第2款)

  228聚眾淫亂罪(第301條第1款)

  229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第301條第2款)

  230盜竊、侮辱尸體罪(第302條)

  231賭博罪(第303條)

  232故意延誤投遞郵件罪(第304條)

  第二節妨害司法罪

  233偽證罪(第305條)

  234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證據、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第306條)

  235妨害作證罪(第307條第1款)

  236幫助毀滅、偽造證據罪(第307條第2款)

  237打擊報復證人罪(第308條)

  238擾亂法庭秩序罪(第309條)

  239窩藏、包庇罪(第310條)

  240拒絕提供間諜犯罪證據罪(第311條)

  241窩藏、轉移、收購、銷售贓物罪(第312條)

  242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第313條)

  243非法處置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罪(第314條)

  244破壞監管秩序罪(第315條)

  245脫逃罪(第316條第1款)

  246劫奪被押解人員罪(第316條第2款)

  247組織越獄罪(第317條第1款)

  248暴動越獄罪(第317條第2款)

  249聚眾持械劫獄罪(第317條第2款)

  第三節妨害國(邊)境管理罪

  250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第318條)

  251騙取出境證件罪(第319條)

  252提供偽造、變造的出入境證件罪(第320條)

  253出售出入境證件罪(第320條)

  254運送他人偷越國(邊)境罪(第321條)

  255偷越國(邊)境罪(第322條)

  256破壞界碑、界樁罪(第323條)

  257破壞永久性測量標志罪(第323條)

  第四節妨害文物管理罪

  258故意損毀文物罪(第324條第1款)

  259故意損毀名勝古跡罪(第324條第2款)

  260過失損毀文物罪(第324條第3款)

  261非法向外國人出售、贈送珍貴文物罪(第325條)

  262倒賣文物罪(第326條)

  263非法出售、私贈文物藏品罪(第327條)

  264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第328條第1款)

  265盜掘古人類化石、古脊椎動物化石罪(第328條第2款)

  266搶奪、竊取國有檔案罪(第329條第1款)

  267擅自出賣、轉讓國有檔案罪(第329條第2款)

  第五節危害公共衛生罪

  268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第330條)

  269傳染病菌種、毒種擴散罪(第331條)

  270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第332條)

  271非法組織賣血罪(第333條第1款)

  272強迫賣血罪(第333條第1款)

  273非法采集、供應血液、制作、供應血液制品罪(第334條第1款)

  274采集、供應血液、制作、供應血液制品事故罪(第334條第2款)

  275醫療事故罪(第335條)

  276非法行醫罪(第336條第1款)

  277非法進行節育手術罪(第336條第2款)

  278逃避動植物檢疫罪(第337條)

  第六節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

  279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第338條)

  280非法處置進口的固體廢物罪(第339條第1款)

  281擅自進口固體廢物罪(第339條第2款)

  282非法捕撈水產品罪(第340條)

  283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第341條第1款)

  284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第341條第1款)

  285非法狩獵罪(第341條第2款)

  286非法占用耕地罪(第342條)

  287非法采礦罪(第343條第1款)

  288破壞性采礦罪(第343條第2款)

  289非法采伐、毀壞珍貴樹木罪(第344條)

  290盜伐林木罪(第345條第1款)

  291濫伐林木罪(第345條第2款)

  292非法收購盜伐、濫伐的林木罪(第345條第3款)

  第七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

  293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第347條)

  294非法持有毒品罪(第348條)

  295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第349條第1款、第2款)

  296窩藏、轉移、隱瞞毒品、毒贓罪(第349條第1款)

  297走私制毒物品罪(第350條第1款)

  298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第350條第1款)

  299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第351條)

  300非法買賣、運輸、攜帶、持有毒品原植物種子、幼苗罪(第352條)

  301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第353條第1款)

  302強迫他人吸毒罪(第353條第2款)

  303容留他人吸毒罪(第354條)

  304非法提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罪(第355條)

  第八節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

  305組織賣淫罪(第358條第1款)

  306強迫賣淫罪(第358條第1款)

  307協助組織賣淫罪(第358條第3款)

  308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第359條第1款)

  309引誘幼女賣淫罪(第359條第2款)

  310傳播性病罪(第360條第1款)

  311嫖宿幼女罪(第360條第2款)

  第九節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罪

  312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第363條第1款)

  313為他人提供書號出版淫穢書刊罪(第363條第2款)

  314傳播淫穢物品罪(第364條第1款)

  315組織播放淫穢音像制品罪(第364條第2款)

  316組織淫穢表演罪(第365條)

  第七章危害國防利益罪

  317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第368條第1款)

  318阻礙軍事行動罪(第368條第2款)

  319破壞武器裝備、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第369條)

  320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裝備、軍事設施罪(第370條第1款)

  321過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裝備、軍事設施罪(第370條第2款)

  322聚眾沖擊軍事禁區罪(第371條第1款)

  323聚眾擾亂軍事管理區秩序罪(第371條第2款)

  324冒充軍人招搖撞騙罪(第372條)

  325煽動軍人逃離部隊罪(第373條)

  326雇用逃離部隊軍人罪(第373條)

  327接送不合格兵員罪(第374條)

  328偽造、變造、買賣武裝部隊公文、證件、印章罪(第375條第1款)

  329盜竊、搶奪武裝部隊公文、證件、印章罪(第375條第1款)

  330非法生產、買賣軍用標志罪(第375條第2款)

  331戰時拒絕、逃避征召、軍事訓練罪(第376條第1款)

  332戰時拒絕、逃避服役罪(第376條第2款)

  333戰時故意提供虛假敵情罪(第377條)

  334戰時造謠擾亂軍心罪(第378條)

  335戰時窩藏逃離部隊軍人罪(第379條)

  336戰時拒絕、故意延誤軍事訂貨罪(第380條)

  337戰時拒絕軍事征用罪(第381條)

  第八章貪污賄賂罪

  338貪污罪(第382條)

  339挪用公款罪(第384條)

  340受賄罪(第385條)

  341單位受賄罪(第387條)

  342行賄罪(第389條)

  343對單位行賄罪(第391條)

  344介紹賄賂罪(第392條)

  345單位行賄罪(第393條)

  346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第395條第1款)

  347隱瞞境外存款罪(第395條第2款)

  348私分國有資產罪(第396條第1款)

  349私分罰沒財物罪(第396條第2款)

  第九章瀆職罪

  350濫用職權罪(第397條第1款)

  351玩忽職守罪(第397條第1款)

  352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罪(第397條第2款)

  353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第398條)

  354過失泄露國家秘密罪(第398條)

  355枉法追訴、裁判罪(第399條第1款)

  356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第399條第2款)

  357私放在押人員罪(第400條第1款)

  358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第400條第2款)

  359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第401條)

  360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第402條)

  361濫用管理公司、證券職權罪(第403條)

  362徇私舞弊不征、少征稅款罪(第404條)

  363徇私舞弊發售發票、抵扣稅款、出口退稅罪(第405條第1款)

  364違法提供出口退稅憑證罪(第405條第2款)

  365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第406條)

  366違法發放林木采伐許可證罪(第407條)

  367環境監管失職罪(第408條)

  368傳染病防治失職罪(第409條)

  369非法批準征用、占用土地罪(第410條)

  370非法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罪(第410條)

  371放縱走私罪(第411條)

  372商檢徇私舞弊罪(第412條第1款)

  373商檢失職罪(第412條第2款)

  374動植物檢疫徇私舞弊罪(第413條第1款)

  375動植物檢疫失職罪(第413條第2款)

  376放縱制售偽劣商品犯罪行為罪(第414條)

  377辦理偷越國(邊)境人員出入境證件罪(第415條)

  378放行偷越國(邊)境人員罪(第415條)

  379不解救被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罪(第416條第1款)

  380阻礙解救被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罪(第416條第2款)

  381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第417條)

  382招收公務員、學生徇私舞弊罪(第418條)

  383失職造成珍貴文物損毀、流失罪(第419條)

  第十章軍人違反職責罪

  384戰時違抗命令罪(第421條)

  385隱瞞、謊報軍情罪(第422條)

  386拒傳、假傳軍令罪(第422條)

  387投降罪(第423條)

  388戰時臨陣脫逃罪(第424條)

  389擅離、玩忽軍事職守罪(第425條)

  390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第426條)

  391指使部屬違反職責罪(第427條)

  392違令作戰消極罪(第428條)

  393拒不救援友鄰部隊罪(第429條)

  394軍人叛逃罪(第430條)

  395非法獲取軍事秘密罪(第431條第1款)

  396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軍事秘密罪(第431條第2款)

  397故意泄露軍事秘密罪(第432條)

  398過失泄露軍事秘密罪(第432條)

  399戰時造謠惑眾罪(第433條)

  400戰時自傷罪(第434條)

  401逃離部隊罪(第435條)

  402武器裝備肇事罪(第436條)

  403擅自改變武器裝備編配用途罪(第437條)

  404盜竊、搶奪武器裝備、軍用物資罪(第438條)

  405非法出賣、轉讓武器裝備罪(第439條)

  406遺棄武器裝備罪(第440條)

  407遺失武器裝備罪(第441條)

  408擅自出賣、轉讓軍隊房地產罪(第442條)

  409虐待部屬罪(第443條)

  410遺棄傷病軍人罪(第444條)

  411戰時拒不救治傷病軍人罪(第445條)

  412戰時殘害居民、掠奪居民財物罪(第446條)

  413私放俘虜罪(第447條)

  414虐待俘虜罪(第448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93次會議、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屆檢察委員會第100次會議通過

  22002年3月15日公布

  3法釋〔2002〕 7號

  4自2002年3月26日起施行

  為正確理解、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騙購外匯、逃匯和非法買賣外匯犯罪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三)》(以下分別簡稱為《決定》、《修正案》及《修正案(二)》、《修正案(三)》),統一認定罪名,現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作如下補充、修改:

  刑法條文 罪名

  第114條、第115條第1款 投放危險物質罪

  (《修正案(三)》第1、2條) (取消投毒罪罪名)

  第115條第2款 過失投放危險物質罪

  (《修正案(三)》第1、2條) (取消過失投毒罪罪名)

  第120條之一 資助恐怖活動罪

  (《修正案(三)》第4條)

  第125條第2款 非法制造、買賣、運輸、儲存危險物質

  (《修正案(三)》第5條) 罪(取消非法買賣、運輸核材料罪罪名)

  第127條第1款、第2款 盜竊、搶奪槍支、彈藥、爆炸物、危險物質罪

  (《修正案(三)》第6條第1款、第2款)

  第127條第2款 搶劫槍支、彈藥、爆炸物、危險物質罪

  (《修正案(三)》第6條第2款)

  第162條之一 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

  (《修正案》第1條) 財務會計報告罪

  第168條 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國有公

  (《修正案》第2條) 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

  (取消徇私舞弊造成破產、虧損罪罪名)

  第174條第2款 偽造、變造、轉讓金融機構經營許可證、批準

  (《修正案》第3條) 文件罪

  第181條第1款 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

  (《修正案》第5條第1款)

  第181條第2款 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罪

  (《修正案》第5條第2款)

  第182條 操縱證券、期貨交易價格罪

  (《修正案》第6條)

  《決定》第1條 騙購外匯罪

  第229條第1款、第2款 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取消中介組織人員提

  第3款 供虛假證明文件罪罪名)出具證明文件重大

  失實罪(取消中介組織人員出具證明文件重

  大失實罪罪名)

  第236條 強奸罪(取消奸淫幼女罪罪名)

  第291條之一 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

  (《修正案(三)》第8條) 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

  第342條 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取消非法占用耕地罪

  (《修正案(二)》) 罪名)

  第397條 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取消國家機關工

  作人員徇私舞弊罪罪名)

  第399條第1款 徇私枉法罪(取消枉法追訴、裁判罪)

  第2款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取消枉法裁判罪)

  第406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

  罪(取消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簽訂、履行合同

  失職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原有關罪名問題的規定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以本規定為準。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二)

  12003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283次會議、2003年8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屆檢察委員會第7次會議通過

  22003年8月15日公布

  3法釋〔2003〕 12號

  4自2003年8月21日起施行

  為統一認定罪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四)》(以下簡稱《刑法修正案(四)》)的規定,現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作如下補充、修改:

  刑法條文 罪名

  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二款 走私廢物罪(取消刑法原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三項走私固體廢物罪罪名)

  (《刑法修正案(四)》第二條)

  第二百四十四條之一 雇用童工從事危重勞動罪

  (《刑法修正案(四)》第四條)

  第三百四十四條 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非法收購、運輸、加工、出售國

  (《刑法修正案(四)》第六條) 家重點保護植物、國家重點保護植物制品罪(取消非法采伐、毀壞珍貴樹木

  罪罪名)

  第三百四十五條第三款 非法收購、運輸盜伐、濫伐的林木罪(取消非法收購盜伐、濫伐的林木罪罪

  (《刑法修正案(四)》第七條第三款) 名)

  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三款 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

  (《刑法修正案(四)》第八條第三款)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三)

  12007年8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436次會議、2007年9月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屆檢察委員會第82次會議通過

  22007年10月25日公布

  3法釋〔2007〕 16號

  4自2007年11日6日起施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五)》(以下簡稱《刑法修正案(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六)》(以下簡稱《刑法修正案(六)》)的規定,現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作如下補充、修改:

  刑 法 條 文 罪名

  第134條第2款 強令違章冒險作業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條第2款)

  第135條之一 大型群眾性活動重大安全事故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3條)

  第139條之一 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4條)

  第161條 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5條) (取消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罪罪名)

  第162條之二 虛假破產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6條)

  第163條 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7條) (取消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罪名)

  第164條 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8條) (取消對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罪名)

  第169條之一 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9條)

  第175條之一 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0條)

  第177條之一第1款 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刑法修正案(五)》第1條第1款)

  第177條之一第2款 竊取、收買、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

  (《刑法修正案(五)》第1條第2款)

  第182條 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1條) (取消操縱證券、期貨交易價格罪罪名)

  第185條之一第1款 背信運用受托財產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2條第1款)

  第185條之一第2款 違法運用資金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2條第2款)

  第186條 違法發放貸款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3條) (取消違法向關系人發放貸款罪罪名)

  第187條 吸收客戶資金不入賬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4條) (取消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罪罪名)

  第188條 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5條) (取消非法出具金融票證罪罪名)

  第262條之一 組織殘疾人、兒童乞討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7條)

  第303條第2款 開設賭場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8條第2款)

  第312條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19條) (取消窩藏、轉移、收購、銷售贓物罪罪名)

  第369條第2款 過失損壞武器裝備、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

  (《刑法修正案(五)》第3條第2款)

  第399條之一 枉法仲裁罪

  (《刑法修正案(六)》第20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四)

  12009年9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474次會議、2009年9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一屆檢察委員會第20次會議通過

  2 2009年10月14日公布

  3 法釋〔2009〕13號

  4自2009年10月16日起施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以下簡稱《刑法修正案(七)》)的規定,現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作如下補充、修改:

  刑 法 條 文 罪名

  第 151 條第 3 款 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物品罪

  (《刑法修正案(七)》第 1 條) (取消走私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罪罪名)

  第 180 條第 4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2 條第 2 款) 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

  第 201 條 逃稅罪

  (《刑法修正案(七)》第 3 條) (取消偷稅罪罪名)

  第 224 條之一

  (《刑法修正案(七)》第 4 條) 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第 253 條之一第 1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7 條第 1 款) 出售、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

  第 253 條之一第 2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7 條第 2 款) 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

  第 262 條之二

  (《刑法修正案(七)》第 8 條) 組織未成年人進行違反治安管理活動罪

  第 285 條第 2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9 條第 1 款) 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第 285 條第 3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9 條第 2 款) 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

  第 337 條第 1 款

  (《刑法修正案(七)》第 11 條) 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罪 (取消逃避動植物檢疫罪罪名)

  第 375 條第 2 款 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罪

  (《刑法修正案(七)》第 12 條第 1 款) (取消非法生產、買賣軍用標志罪罪名)

  第 375 條第 3 款 偽造、盜竊、買賣、非法提供、非法使用武裝部隊專用

  (《刑法修正案(七)》第 12 條第 2 款) 標志罪

  第 388 條之一

  (《刑法修正案(七)》第 13 條) 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二)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

  單位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

  有關問題的解釋

  11999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069次會議通過

  21999年6月25日公布

  3法釋〔1999〕 14號

  4自1999年7月3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單位犯罪活動,根據刑法的有關規定,現對審理單位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有關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刑法第三十條規定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既包括國有、集體所有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也包括依法設立的合資經營、合作經營企業和具有法人資格的獨資、私營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

  第二條個人為進行違法犯罪活動而設立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實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業、事業單位設立后,以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的,不以單位犯罪論處。

  第三條盜用單位名義實施犯罪,違法所得由實施犯罪的個人私分的,依照刑法有關自然人犯罪的規定定罪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

  單位犯罪案件對其直接負責的

  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是否區分主犯、從犯問題的批復

  12000年9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32次會議通過

  22000年9月30日公布

  3法釋〔2000〕 31號

  4自2000年10月10日起施行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鄂高法〔1999〕374號《關于單位犯信用證詐騙罪案件中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是否劃分主從犯問題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在審理單位故意犯罪案件時,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不區分主犯、從犯,按照其在單位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判處刑罰。

  此復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涉嫌犯罪單位

  被撤銷、注銷、吊銷營業執照或者

  宣告破產的應如何進行追訴問題的批復

  12002年7月4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屆檢察委員會第111次會議通過

  22002年7月9日公布

  3高檢發釋字〔2002〕4號

  4自2002年7月15日起施行

  四川省人民檢察院:

  你院《關于對已注銷的單位原犯罪行為是否應當追訴的請示》(川檢發研〔2001〕25號)收悉。經研究,批復如下:

  涉嫌犯罪的單位被撤銷、注銷、吊銷營業執照或者宣告破產的,應當根據刑法關于單位犯罪的相關規定,對實施犯罪行為的該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對該單位不再追訴。

  此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體應用

  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12005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373次會議通過

  22006年1月11日公布

  3法釋〔2006〕 1號

  4自2006年1月23日起施行

  為正確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貫徹“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根據刑法等有關法律的規定,現就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本解釋所稱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是指被告人實施被指控的犯罪時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案件。

  第二條刑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周歲”,按照公歷的年、月、日計算,從周歲生日的第二天起算。

  第三條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應當查明被告人實施被指控的犯罪時的年齡。裁判文書中應當寫明被告人出生的年、月、日。

  第四條對于沒有充分證據證明被告人實施被指控的犯罪時已經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且確實無法查明的,應當推定其沒有達到相應法定刑事責任年齡。

  相關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人實施被指控的犯罪時已經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但是無法準確查明被告人具體出生日期的,應當認定其達到相應法定刑事責任年齡。

  第五條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實施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以外的行為,如果同時觸犯了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應當依照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確定罪名,定罪處罰。

  第六條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偶爾與幼女發生性行為,情節輕微、未造成嚴重后果的,不認為是犯罪。

  第七條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使用輕微暴力或者威脅,強行索要其他未成年人隨身攜帶的生活、學習用品或者錢財數量不大,且未造成被害人輕微傷以上或者不敢正常到校學習、生活等危害后果的,不認為是犯罪。

  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具有前款規定情形的,一般也不認為是犯罪。

  第八條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出于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或者尋求精神刺激,隨意毆打其他未成年人、多次對其他未成年人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公私財物,擾亂學校及其他公共場所秩序,情節嚴重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第九條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實施盜竊行為未超過三次,盜竊數額雖已達到“數額較大”標準,但案發后能如實供述全部盜竊事實并積極退贓,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

  (一)系又聾又啞的人或者盲人;

  (二)在共同盜竊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或者被脅迫;

  (三)具有其他輕微情節的。

  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盜竊未遂或者中止的,可不認為是犯罪。

  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盜竊自己家庭或者近親屬財物,或者盜竊其他親屬財物但其他親屬要求不予追究的,可不按犯罪處理。

  第十條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盜竊、詐騙、搶奪他人財物,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當場使用暴力,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或者故意殺人的,應當分別以故意傷害罪或者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

  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定罪處罰;情節輕微的,可不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第十一條對未成年罪犯適用刑罰,應當充分考慮是否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教育和矯正。

  對未成年罪犯量刑應當依照刑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并充分考慮未成年人實施犯罪行為的動機和目的、犯罪時的年齡、是否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現、個人成長經歷和一貫表現等因素。對符合管制、緩刑、單處罰金或者免予刑事處罰適用條件的未成年罪犯,應當依法適用管制、緩刑、單處罰金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第十二條行為人在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前后均實施了危害社會行為,只能依法追究其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后實施的危害社會行為的刑事責任。

  行為人在年滿十八周歲前后實施了不同種犯罪行為,對其年滿十八周歲以前實施的犯罪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行為人在年滿十八周歲前后實施了同種犯罪行為,在量刑時應當考慮對年滿十八周歲以前實施的犯罪,適當給予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十三條未成年人犯罪只有罪行極其嚴重的,才可以適用無期徒刑。對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罪一般不判處無期徒刑。

  第十四條除刑法規定“應當”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外,對未成年罪犯一般不判處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如果對未成年罪犯判處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應當依法從輕判處。

  對實施被指控犯罪時未成年、審判時已成年的罪犯判處附加剝奪政治權利,適用前款的規定。

  第十五條對未成年罪犯實施刑法規定的“并處”沒收財產或者罰金的犯罪,應當依法判處相應的財產刑;對未成年罪犯實施刑法規定的“可以并處”沒收財產或者罰金的犯罪,一般不判處財產刑。

  對未成年罪犯判處罰金刑時,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判處,并根據犯罪情節,綜合考慮其繳納罰金的能力,確定罰金數額。但罰金的最低數額不得少于五百元人民幣。

  對被判處罰金刑的未成年罪犯,其監護人或者其他人自愿代為墊付罰金的,人民法院應當允許。

  第十六條對未成年罪犯符合刑法第七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的,可以宣告緩刑。如果同時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對其適用緩刑確實不致再危害社會的,應當宣告緩刑:

  (一)初次犯罪;

  (二)積極退贓或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

  (三)具備監護、幫教條件。

  第十七條未成年罪犯根據其所犯罪行,可能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悔罪表現好,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免予刑事處罰:

  (一)系又聾又啞的人或者盲人;

  (二)防衛過當或者避險過當;

  (三)犯罪預備、中止或者未遂;

  (四)共同犯罪中從犯、脅從犯;

  (五)犯罪后自首或者有立功表現;

  (六)其他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

  第十八條對未成年罪犯的減刑、假釋,在掌握標準上可以比照成年罪犯依法適度放寬。

  未成年罪犯能認罪服法,遵守監規,積極參加學習、勞動的,即可視為“確有悔改表現”予以減刑,其減刑的幅度可以適當放寬,間隔的時間可以相應縮短。符合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可以假釋。

  未成年罪犯在服刑期間已經成年的,對其減刑、假釋可以適用上述規定。

  第十九條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未成年被告人有個人財產的,應當由本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不足部分由監護人予以賠償,但單位擔任監護人的除外。

  被告人對被害人物質損失的賠償情況,可以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第二十條本解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法發〔1995〕 9號)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不再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

  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

  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

  11998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74次會議通過

  21998年4月21日公布

  3法釋〔1998〕 7號

  4自1998年4月29日起施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有關規定,對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問題作以下規定:

  第一條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經濟組織因不同的法律事實,分別涉及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嫌疑的,經濟糾紛案件和經濟犯罪嫌疑案件應當分開審理。

  第二條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以為單位騙取財物為目的,采取欺騙手段對外簽訂經濟合同,騙取的財物被該單位占有、使用或處分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有關人員的刑事責任,責令該單位返還騙取的財物外,如給被害人造成經濟損失的,單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第三條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以該單位的名義對外簽訂經濟合同,將取得的財物部分或全部占為己有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外,該單位對行為人因簽訂、履行該經濟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第四條個人借用單位的業務介紹信、合同專用章或者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以出借單位名義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歸個人占有、使用、處分或者進行其他犯罪活動,給對方造成經濟損失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借用人的刑事責任外,出借業務介紹信、合同專用章或者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的單位,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有證據證明被害人明知簽訂合同對方當事人是借用行為,仍與之簽訂合同的除外。

  第五條行為人盜竊、盜用單位的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或者私刻單位的公章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歸個人占有、使用、處分或者進行其他犯罪活動構成犯罪的,單位對行為人該犯罪行為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不承擔民事責任。

  行為人私刻單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單位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以簽訂經濟合同的方法進行的犯罪行為,單位有明顯過錯,且該過錯行為與被害人的經濟損失之間具有因果關系的,單位對該犯罪行為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第六條企業承包、租賃經營合同期滿后,企業按規定辦理了企業法定代表人的變更登記,而企業法人未采取有效措施收回其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或者沒有及時采取措施通知相對人,致原企業承包人、租賃人得以用原承包、租賃企業的名義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占為己有構成犯罪的,該企業對被害人的經濟損失,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是,原承包人、承租人利用擅自保留的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以原承包、租賃企業的名義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占為己有構成犯罪的,企業一般不承擔民事責任。

  單位聘用的人員被解聘后,或者受單位委托保管公章的人員被解除委托后,單位未及時收回其公章,行為人擅自利用保留的原單位公章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占為己有構成犯罪,如給被害人造成經濟損失的,單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第七條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將單位進行走私或其他犯罪活動所得財物以簽訂經濟合同的方法予以銷售,買方明知或者應當知道的,如因此造成經濟損失,其損失由買方自負。但是,如果買方不知該經濟合同的標的物是犯罪行為所得財物而購買的,賣方對買方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第八條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害人對本規定第二條因單位犯罪行為造成經濟損失的,對第四條、第五條第一款、第六條應當承擔刑事責任的被告人未能返還財物而遭受經濟損失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受理刑事案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一并審理。被害人因其遭受經濟損失也有權對單位另行提起民事訴訟。若被害人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第九條被害人請求保護其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在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查處經濟犯罪嫌疑期間中斷。如果公安機關決定撤銷涉嫌經濟犯罪案件或者檢察機關決定不起訴的,訴訟時效從撤銷案件或決定不起訴之次日起重新計算。

  第十條人民法院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嫌疑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

  第十一條人民法院作為經濟糾紛受理的案件,經審理認為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

  第十二條人民法院已立案審理的經濟糾紛案件,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認為有經濟犯罪嫌疑,并說明理由附有關材料函告受理該案的人民法院的,有關人民法院應當認真審查。經過審查,認為確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并書面通知當事人,退還案件受理費;如認為確屬經濟糾紛案件的,應當依法繼續審理,并將結果函告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已滿十四周歲

  不滿十六周歲的人承擔刑事責任

  范圍問題的復函

  12002年8月9日發布

  2高檢發研字〔2002〕17號

  四川省人民檢察院:

  你院關于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承擔刑事責任范圍問題的請示(川檢發研〔2001〕13號)收悉。我們就此問題詢問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現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的答復意見轉發你院,請遵照執行。

  此復。

  附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承擔刑事責任范圍問題的答復意見

  附件: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已滿十四周歲

  不滿十六周歲的人承擔刑事責任

  范圍問題的答復意見

  (2002年7月24日法工委復字〔2002〕12號)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你單位4月8日來函收悉,經研究,現答復如下:

  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八種犯罪,是指具體犯罪行為而不是具體罪名。對于刑法第十七條中規定的“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是指只要故意實施了殺人、傷害行為并且造成了致人重傷、死亡后果的,都應負刑事責任。而不是指只有犯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的,才負刑事責任,綁架撕票的,不負刑事責任。對司法實踐中出現的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綁架人質后殺害被綁架人、拐賣婦女、兒童而故意造成被拐賣婦女、兒童重傷或死亡的行為,依據刑法是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的。

  (三)刑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

  適用財產刑若干問題的規定

  12000年1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39次會議通過

  22000年12月13日公布

  3法釋〔2000〕 45號

  4自2000年12月19日起施行

  為正確理解和執行刑法有關財產刑的規定,現就適用財產刑的若干問題規定如下:

  第一條刑法規定“并處”沒收財產或者罰金的犯罪,人民法院在對犯罪分子判處主刑的同時,必須依法判處相應的財產刑;刑法規定“可以并處”沒收財產或者罰金的犯罪,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及犯罪分子的財產狀況,決定是否適用財產刑。

  第二條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犯罪情節,如違法所得數額、造成損失的大小等,并綜合考慮犯罪分子繳納罰金的能力,依法判處罰金。刑法沒有明確規定罰金數額標準的,罰金的最低數額不能少于一千元。

  對未成年人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判處罰金,但罰金的最低數額不能少于五百元。

  第三條依法對犯罪分子所犯數罪分別判處罰金的,應當實行并罰,將所判處的罰金數額相加,執行總和數額。

  一人犯數罪依法同時并處罰金和沒收財產的,應當合并執行;但并處沒收全部財產的,只執行沒收財產刑。

  第四條犯罪情節較輕,適用單處罰金不致再危害社會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法單處罰金:

  (一)偶犯或者初犯;

  (二)自首或者有立功表現的;

  (三)犯罪時不滿十八周歲的;

  (四)犯罪預備、中止或者未遂的;

  (五)被脅迫參加犯罪的;

  (六)全部退贓并有悔罪表現的;

  (七)其他可以依法單處罰金的情形。

  第五條刑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判決指定的期限”應當在判決書中予以確定;“判決指定的期限”應為從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最長不超過三個月。

  第六條刑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繳納確實有困難的”,主要是指因遭受火災、水災、地震等災禍而喪失財產;罪犯因重病、傷殘等而喪失勞動能力,或者需要罪犯撫養的近親屬患有重病,需支付巨額醫藥費等,確實沒有財產可供執行的情形。

  具有刑法第五十三條規定“可以酌情減少或者免除”事由的,由罪犯本人、親屬或者犯罪單位向負責執行的人民法院提出書面申請,并提供相應的證明材料。人民法院審查以后,根據實際情況,裁定減少或者免除應當繳納的罰金數額。

  第七條刑法第六十條規定的“沒收財產以前犯罪分子所負的正當債務”,是指犯罪分子在判決生效前所負他人的合法債務。

  第八條罰金刑的數額應當以人民幣為計算單位。

  第九條人民法院認為依法應當判處被告人財產刑的,可以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決定扣押或者凍結被告人的財產。

  第十條財產刑由第一審人民法院執行。

  犯罪分子的財產在異地的,第一審人民法院可以委托財產所在地人民法院代為執行。

  第十一條自判決指定的期限屆滿第二日起,人民法院對于沒有法定減免事由不繳納罰金的,應當強制其繳納。

  對于隱藏、轉移、變賣、損毀已被扣押、凍結財產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條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故意傷害、

  盜竊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

  能否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問題的批復

  11997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52次會議通過

  21997年12月31日公布

  3法釋〔1997〕 11號

  4自1998年1月13日起施行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對故意傷害、盜竊(重大)等犯罪分子被判處有期徒刑的,能否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根據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對于故意殺人、強奸、放火、爆炸、投毒、搶劫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對故意傷害、盜竊等其他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犯罪分子主觀惡性較深、犯罪情節惡劣、罪行嚴重的,也可以依法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此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懷孕婦女

  在羈押期間自然流產審判時

  是否可以適用死刑問題的批復

  11998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010次會議通過

  21998年8月7日公布

  3法釋〔1998〕 18號

  4自1998年8月13日起施行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冀高法〔1998〕40號《關于審判時對懷孕婦女在公安預審羈押期間自然流產,是否適用死刑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懷孕婦女因涉嫌犯罪在羈押期間自然流產后,又因同一事實被起訴、交付審判的,應當視為“審判的時候懷孕的婦女”,依法不適用死刑。

  此復

  (四)刑罰的具體運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

  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11998年4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72次會議通過

  21998年4月17日公布

  3法釋〔1998〕 8號

  4自1998年5月9日起施行

  為正確認定自首和立功,對具有自首或者立功表現的犯罪分子依法適用刑罰,現就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動投案,是指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或者雖被發覺,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訊問、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主動、直接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單位、城鄉基層組織或者其他有關負責人員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傷或者為了減輕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為投案,或者先以信電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機關發覺,僅因形跡可疑,被有關組織或者司法機關盤問、教育后,主動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緝、追捕過程中,主動投案的;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動,而是經親友規勸、陪同投案的;公安機關通知犯罪嫌疑人的親友,或者親友主動報案后,將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認定為自首。

  (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后,如實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

  犯有數罪的犯罪嫌疑人僅如實供述所犯數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對如實供述部分犯罪的行為,認定為自首。

  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還應當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則應當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實,才能認定為自首。

  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認定為自首;但在一審判決前又能如實供述的,應當認定為自首。

  第二條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罪行,與司法機關已掌握的或者判決確定的罪行屬不同種罪行的,以自首論。

  第三條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對于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具體確定從輕、減輕還是免除處罰,應當根據犯罪輕重,并考慮自首的具體情節。

  第四條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罪行,與司法機關已掌握的或者判決確定的罪行屬同種罪行的,可以酌情從輕處罰;如實供述的同種罪行較重的,一般應當從輕處罰。

  第五條根據刑法第六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發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經查證屬實;提供偵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經查證屬實;阻止他人犯罪活動;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具有其他有利于國家和社會的突出表現的,應當認定為有立功表現。

  第六條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到案后,揭發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實的,可以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第七條根據刑法第六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犯罪分子有檢舉、揭發他人重大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提供偵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線索,經查證屬實;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動;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對國家和社會有其他重大貢獻等表現的,應當認定為有重大立功表現。

  前款所稱“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標準,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市、直轄市或者全國范圍內有較大影響等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減刑、

  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

  若干問題的規定

  11997年10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940次會議通過

  21997年10月29日公布

  3法釋〔1997〕 6號

  4自1997年11月8日起施行

  為正確適用刑法、刑事訴訟法,依法辦理減刑、假釋案件,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有關法律的規定,結合減刑、假釋工作的實踐經驗,制定本規定。

  第一條根據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可以減刑;有重大立功表現的,應當減刑。

  (一)“確有悔改表現”是指同時具備以下四個方面情形:認罪服法;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積極參加政治、文化、技術學習;積極參加勞動,完成生產任務。

  對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提出申訴的,要依法保護其申訴權利。對罪犯申訴應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應當一概認為是不認罪服法。

  (二)“立功表現”是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檢舉、揭發監內外犯罪活動,或者提供重要的破案線索,經查證屬實的;

  2阻止他人犯罪活動的;

  3在生產、科研中進行技術革新,成績突出的;

  4在搶險救災或者排除重大事故中表現積極的;

  5有其他有利于國家和社會的突出事跡的。

  (三)“重大立功表現”是指具有刑法第七十八條規定的應當減刑的六種表現之一的情形。

  第二條對有期徒刑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符合減刑條件的減刑幅度為:如果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一般一次減刑不超過一年有期徒刑;如果確有悔改表現并有立功表現,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現的,一般一次減刑不超過兩年有期徒刑。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如果悔改表現突出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一次減刑不得超過兩年有期徒刑;如果悔改表現突出并有立功表現,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現的,一次減刑不得超過三年有期徒刑。

  第三條有期徒刑罪犯的減刑起始時間和間隔時間為:被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一般在執行一年半以上方可減刑;兩次減刑之間一般應當間隔一年以上。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一次減二年至三年有期徒刑之后,再減刑時,其間隔時間一般不得少于二年。被判處不滿五年有期徒刑的罪犯,可以比照上述規定,適當縮短起始和間隔時間。

  確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不受上述減刑起始和間隔時間的限制。

  第四條在有期徒刑罪犯減刑時,對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可以酌減。酌減后剝奪政治權利的期限,最短不得少于一年。

  第五條對判處拘役或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一般不適用減刑。如果在緩刑考驗期間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參照刑法第七十八條的規定,予以減刑,同時相應的縮減其緩刑考驗期限。減刑后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相應縮減的緩刑考驗期限不能低于減刑后實際執行的刑期。判處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不能少于兩個月,判處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不能少于一年。

  第六條無期徒刑罪犯在執行期間,如果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服刑二年以后,可以減刑。減刑幅度為:對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一般可以減為十八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為十三年以上十八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七條無期徒刑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又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自新罪判決確定之日起一般在兩年之內不予減刑;對新罪判處無期徒刑的,減刑的起始時間要適當延長。

  第八條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罪犯減刑后,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十年,其起始時間應當自無期徒刑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九條根據刑法第五十條的規定,死刑緩期執行罪犯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如果沒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滿以后,減為無期徒刑;如果確有重大立功表現,二年期滿以后,減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死刑緩期執行罪犯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后,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得少于十二年(不含死刑緩期執行的二年)。

  第十條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不致再危害社會”,是指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一貫表現好,確已具備本規定第一條第(一)項所列情形,不致違法、重新犯罪的,或者是老年、身體有殘疾(不含自傷致殘),并喪失作案能力的。

  第十一條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特殊情況”,是指有國家政治、國防、外交等方面特殊需要的情況。

  第十二條根據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對累犯以及因殺人、爆炸、搶劫、強奸、綁架等暴力性犯罪中的一罪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不得假釋。

  第十三條對犯罪時未成年的罪犯的減刑、假釋,在掌握標準上可以比照成年罪犯依法適度放寬。未成年罪犯能認罪服法,遵守監規,積極參加學習、勞動的,即可視為確有悔改表現予以減刑,其減刑的幅度可以適當放寬,間隔的時間可以相應縮短。符合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可以假釋。

  第十四條對老年和身體有殘疾(不含自傷致殘)罪犯的減刑、假釋,應當主要注重悔罪的實際表現。對除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之外,有悔罪表現,喪失作案能力或者生活不能自理,且假釋后生活確有著落的老殘犯,可以依法予以假釋。

  第十五條對死刑緩期執行罪犯減為無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后,符合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和本規定第九條第二款規定的,可以假釋。

  第十六條被假釋的罪犯,除有特殊情形,一般不得減刑,其假釋考驗期也不能縮短。

  第十七條罪犯減刑后又假釋的間隔時間,一般為一年;對一次減二年或者三年有期徒刑后,又適用假釋的,其間隔時間不得少于二年。

  第十八條對判處有期徒刑的罪犯減刑、假釋,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的起始時間,應當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撤銷緩刑時

  罪犯在宣告緩刑前羈押的時間

  能否折抵刑期問題的批復

  12002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220次會議通過

  22002年4月10日公布

  3法釋〔2002〕 11號

  4自2002年4月18日起施行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

  最近,有的法院反映,關于在撤銷緩刑時罪犯在宣告緩刑前羈押的時間能否折抵刑期的問題不明確。經研究,批復如下:

  根據刑法第七十七條的規定,對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撤銷緩刑執行原判刑罰的,對其在宣告緩刑前羈押的時間應當折抵刑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

  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

  是否影響自首成立問題的批復

  12004年3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312次會議通過

  22004年3月26日公布

  3法釋〔2004〕 2號

  4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2003年6月10日《關于被告人對事實性質的辯解是否影響投案自首的成立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不影響自首的成立。

  此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執行

  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犯新罪

  應如何處理的批復

  12009年3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465次會議通過

  22009年5月25日公布

  3法釋〔2009〕10號

  4自2009年6月10日起施行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被告人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重新犯罪適用法律問題的請示》(滬高法〔2008〕24號)收悉。經研究,批復如下:

  一、對判處有期徒刑并處剝奪政治權利的罪犯,主刑已執行完畢,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又犯新罪,如果所犯新罪無須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依照刑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數罪并罰。

  二、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從新罪的主刑有期徒刑執行之日起停止計算,并依照刑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從新罪的主刑有期徒刑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繼續計算;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效力施用于新罪的主刑執行期間。

  三、對判處有期徒刑的罪犯,主刑已執行完畢,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又犯新罪,如果所犯新罪也剝奪政治權利的,依照刑法第五十五條、第五十七條、第七十一條的規定并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認定自首、

  立功等量刑情節若干問題的意見

  12009年3月12日發布

  2法發〔2009〕13號

  為依法懲處貪污賄賂、瀆職等職務犯罪,根據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結合辦案工作實際,現就辦理職務犯罪案件有關自首、立功等量刑情節的認定和處理問題,提出如下意見:

  一、關于自首的認定和處理

  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成立自首需同時具備自動投案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兩個要件。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分子未被辦案機關掌握,或者雖被掌握,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調查談話、訊問,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調查措施或者強制措施時,向辦案機關投案的,是自動投案。在此期間如實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的,應當認定為自首。

  犯罪分子向所在單位等辦案機關以外的單位、組織或者有關負責人員投案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沒有自動投案,在辦案機關調查談話、訊問、采取調查措施或者強制措施期間,犯罪分子如實交代辦案機關掌握的線索所針對的事實的,不能認定為自首。

  沒有自動投案,但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自首論:(1)犯罪分子如實交代辦案機關未掌握的罪行,與辦案機關已掌握的罪行屬不同種罪行的;(2)辦案機關所掌握線索針對的犯罪事實不成立,在此范圍外犯罪分子交代同種罪行的。

  單位犯罪案件中,單位集體決定或者單位負責人決定而自動投案,如實交代單位犯罪事實的,或者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自動投案,如實交代單位犯罪事實的,應當認定為單位自首。單位自首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未自動投案,但如實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實的,可以視為自首;拒不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實或者逃避法律追究的,不應當認定為自首。單位沒有自首,直接責任人員自動投案并如實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實的,對該直接責任人員應當認定為自首。

  對于具有自首情節的犯罪分子,辦案機關移送案件時應當予以說明并移交相關證據材料。

  對于具有自首情節的犯罪分子,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結合自動投案的動機、階段、客觀環境,交代犯罪事實的完整性、穩定性以及悔罪表現等具體情節,依法決定是否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以及從輕、減輕處罰的幅度。

  二、關于立功的認定和處理

  立功必須是犯罪分子本人實施的行為。為使犯罪分子得到從輕處理,犯罪分子的親友直接向有關機關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提供偵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或者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應當認定為犯罪分子的立功表現。

  據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應當指明具體犯罪事實;據以立功的線索或者協助行為對于偵破案件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要有實際作用。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時沒有指明具體犯罪事實的;揭發的犯罪事實與查實的犯罪事實不具有關聯性的;提供的線索或者協助行為對于其他案件的偵破或者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實際作用的,不能認定為立功表現。

  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提供偵破其他案件重要線索的,必須經查證屬實,才能認定為立功。審查是否構成立功,不僅要審查辦案機關的說明材料,還要審查有關事實和證據以及與案件定性處罰相關的法律文書,如立案決定書、逮捕決定書、偵查終結報告、起訴意見書、起訴書或者判決書等。

  據以立功的線索、材料來源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認定為立功:(1)本人通過非法手段或者非法途徑獲取的;(2)本人因原擔任的查禁犯罪等職務獲取的;(3)他人違反監管規定向犯罪分子提供的;(4)負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或者其他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提供的。

  犯罪分子檢舉、揭發的他人犯罪,提供偵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阻止他人的犯罪活動,或者協助司法機關抓捕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應當認定為有重大立功表現。其中,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是指根據犯罪行為的事實、情節可能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案件已經判決的,以實際判處的刑罰為準。但是,根據犯罪行為的事實、情節應當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因被判刑人有法定情節經依法從輕、減輕處罰后判處有期徒刑的,應當認定為重大立功。

  對于具有立功情節的犯罪分子,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結合立功表現所起作用的大小、所破獲案件的罪行輕重、所抓獲犯罪嫌疑人可能判處的法定刑以及立功的時機等具體情節,依法決定是否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以及從輕、減輕處罰的幅度。

  三、關于如實交代犯罪事實的認定和處理

  犯罪分子依法不成立自首,但如實交代犯罪事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酌情從輕處罰:(1)辦案機關掌握部分犯罪事實,犯罪分子交代了同種其他犯罪事實的;(2)辦案機關掌握的證據不充分,犯罪分子如實交代有助于收集定案證據的。

  犯罪分子如實交代犯罪事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應當從輕處罰:(1)辦案機關僅掌握小部分犯罪事實,犯罪分子交代了大部分未被掌握的同種犯罪事實的;(2)如實交代對于定案證據的收集有重要作用的。

  四、關于贓款贓物追繳等情形的處理

  貪污案件中贓款贓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繳的,一般應當考慮從輕處罰。

  受賄案件中贓款贓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繳的,視具體情況可以酌定從輕處罰。

  犯罪分子及其親友主動退贓或者在辦案機關追繳贓款贓物過程中積極配合的,在量刑時應當與辦案機關查辦案件過程中依職權追繳贓款贓物的有所區別。

  職務犯罪案件立案后,犯罪分子及其親友自行挽回的經濟損失,司法機關或者犯罪分子所在單位及其上級主管部門挽回的經濟損失,或者因客觀原因減少的經濟損失,不予扣減,但可以作為酌情從輕處罰的情節。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寬嚴相濟

  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

  12010年2月8日發布

  2法發〔2010〕9號

  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是我國的基本刑事政策,貫穿于刑事立法、刑事司法和刑罰執行的全過程,是懲辦與寬大相結合政策在新時期的繼承、發展和完善,是司法機關懲罰犯罪,預防犯罪,保護人民,保障人權,正確實施國家法律的指南。為了在刑事審判工作中切實貫徹執行這一政策,特制定本意見。

  一、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總體要求

  1.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要根據犯罪的具體情況,實行區別對待,做到該寬則寬,當嚴則嚴,寬嚴相濟,罰當其罪,打擊和孤立極少數,教育、感化和挽救大多數,最大限度地減少社會對立面,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維護國家長治久安。

  2.要正確把握寬與嚴的關系,切實做到寬嚴并用。既要注意克服重刑主義思想影響,防止片面從嚴,也要避免受輕刑化思想影響,一味從寬。

  3.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必須堅持嚴格依法辦案,切實貫徹落實罪刑法定原則、罪刑相適應原則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依照法律規定準確定罪量刑。從寬和從嚴都必須依照法律規定進行,做到寬嚴有據,罰當其罪。

  4.要根據經濟社會的發展和治安形勢的變化,尤其要根據犯罪情況的變化,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適時調整從寬和從嚴的對象、范圍和力度。要全面、客觀把握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經濟社會狀況和社會治安形勢,充分考慮人民群眾的安全感以及懲治犯罪的實際需要,注重從嚴打擊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社會治安和人民群眾利益的犯罪。對于犯罪性質尚不嚴重,情節較輕和社會危害性較小的犯罪,以及被告人認罪、悔罪,從寬處罰更有利于社會和諧穩定的,依法可以從寬處理。

  5.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必須嚴格依法進行,維護法律的統一和權威,確保良好的法律效果。同時,必須充分考慮案件的處理是否有利于贏得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和社會穩定,是否有利于瓦解犯罪,化解矛盾,是否有利于罪犯的教育改造和回歸社會,是否有利于減少社會對抗,促進社會和諧,爭取更好的社會效果。要注意在裁判文書中充分說明裁判理由,尤其是從寬或從嚴的理由,促使被告人認罪服法,注重教育群眾,實現案件裁判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二、準確把握和正確適用依法從“嚴”的政策要求

  6.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中的從“嚴”,主要是指對于罪行十分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依法應當判處重刑或死刑的,要堅決地判處重刑或死刑;對于社會危害大或者具有法定、酌定從重處罰情節,以及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被告人,要依法從嚴懲處。在審判活動中通過體現依法從“嚴”的政策要求,有效震懾犯罪分子和社會不穩定分子,達到有效遏制犯罪、預防犯罪的目的。

  7.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依法嚴懲嚴重刑事犯罪的方針。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組織犯罪、邪教組織犯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惡勢力犯罪、故意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等嚴重危害國家政權穩固和社會治安的犯罪,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死亡、強奸、綁架、拐賣婦女兒童、搶劫、重大搶奪、重大盜竊等嚴重暴力犯罪和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犯罪,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等毒害人民健康的犯罪,要作為嚴懲的重點,依法從重處罰。尤其對于極端仇視國家和社會,以不特定人為侵害對象,所犯罪行特別嚴重的犯罪分子,該重判的要堅決依法重判,該判處死刑的要堅決依法判處死刑。

  8.對于國家工作人員貪污賄賂、濫用職權、失職瀆職的嚴重犯罪,黑惡勢力犯罪、重大安全責任事故、制售偽劣食品藥品所涉及的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發生在社會保障、征地拆遷、災后重建、企業改制、醫療、教育、就業等領域嚴重損害群眾利益、社會影響惡劣、群眾反映強烈的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發生在經濟社會建設重點領域、重點行業的嚴重商業賄賂犯罪等,要依法從嚴懲處。

  對于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和商業賄賂犯罪中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涉案范圍廣、影響面大的,或者案發后隱瞞犯罪事實、毀滅證據、訂立攻守同盟、負案潛逃等拒不認罪悔罪的,要堅決依法從嚴懲處。

  對于被告人犯罪所得數額不大,但對國家財產和人民群眾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社會影響極其惡劣的職務犯罪和商業賄賂犯罪案件,也應依法從嚴懲處。

  要嚴格掌握職務犯罪法定減輕處罰情節的認定標準與減輕處罰的幅度,嚴格控制依法減輕處罰后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適用緩刑的范圍,切實規范職務犯罪緩刑、免予刑事處罰的適用。

  9.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對于集資詐騙、貸款詐騙、制販假幣以及擾亂、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等嚴重危害金融秩序的犯罪,生產、銷售假藥、劣藥、有毒有害食品等嚴重危害食品藥品安全的犯罪,走私等嚴重侵害國家經濟利益的犯罪,造成嚴重后果的重大安全責任事故犯罪,重大環境污染、非法采礦、盜伐林木等各種嚴重破壞環境資源的犯罪等,要依法從嚴懲處,維護國家的經濟秩序,保護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

  10.嚴懲嚴重刑事犯罪,必須充分考慮被告人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對于事先精心預謀、策劃犯罪的被告人,具有慣犯、職業犯等情節的被告人,或者因故意犯罪受過刑事處罰、在緩刑、假釋考驗期內又犯罪的被告人,要依法嚴懲,以實現刑罰特殊預防的功能。

  11.要依法從嚴懲處累犯和毒品再犯。凡是依法構成累犯和毒品再犯的,即使犯罪情節較輕,也要體現從嚴懲處的精神。尤其是對于前罪為暴力犯罪或被判處重刑的累犯,更要依法從嚴懲處。

  12.要注重綜合運用多種刑罰手段,特別是要重視依法適用財產刑,有效懲治犯罪。對于法律規定有附加財產刑的,要依法適用。對于侵財型和貪利型犯罪,更要注重通過依法適用財產刑使犯罪分子受到經濟上的懲罰,剝奪其重新犯罪的能力和條件。要切實加大財產刑的執行力度,確保刑罰的嚴厲性和懲罰功能得以實現。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不能退贓的,在決定刑罰時,應作為重要情節予以考慮,體現從嚴處罰的精神。

  13.對于刑事案件被告人,要嚴格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切實做到不枉不縱。要在確保司法公正的前提下,努力提高司法效率。特別是對于那些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引起社會關注的刑事案件,要在確保案件質量的前提下,抓緊審理,及時宣判。

  三、準確把握和正確適用依法從“寬”的政策要求

  14.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中的從“寬”,主要是指對于情節較輕、社會危害性較小的犯罪,或者罪行雖然嚴重,但具有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以及主觀惡性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不大的被告人,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對于具有一定社會危害性,但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行為,不作為犯罪處理;對于依法可不監禁的,盡量適用緩刑或者判處管制、單處罰金等非監禁刑。

  15.被告人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但犯罪情節輕微,或者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實施的較輕犯罪,或者被告人具有犯罪預備、犯罪中止、從犯、脅從犯、防衛過當、避險過當等情節,依法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對免予刑事處罰的,應當根據刑法第三十七條規定,做好善后、幫教工作或者交由有關部門進行處理,爭取更好的社會效果。

  16.對于所犯罪行不重、主觀惡性不深、人身危險性較小、有悔改表現、不致再危害社會的犯罪分子,要依法從寬處理。對于其中具備條件的,應當依法適用緩刑或者管制、單處罰金等非監禁刑。同時配合做好社區矯正,加強教育、感化、幫教、挽救工作。

  17.對于自首的被告人,除了罪行極其嚴重、主觀惡性極深、人身危險性極大,或者惡意地利用自首規避法律制裁者以外,一般均應當依法從寬處罰。

  對于親屬以不同形式送被告人歸案或協助司法機關抓獲被告人而認定為自首的,原則上都應當依法從寬處罰;有的雖然不能認定為自首,但考慮到被告人親屬支持司法機關工作,促使被告人到案、認罪、悔罪,在決定對被告人具體處罰時,也應當予以充分考慮。

  18.對于被告人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構成立功的,一般均應當依法從寬處罰。對于犯罪情節不是十分惡劣,犯罪后果不是十分嚴重的被告人立功的,從寬處罰的幅度應當更大。

  19.對于較輕犯罪的初犯、偶犯,應當綜合考慮其犯罪的動機、手段、情節、后果和犯罪時的主觀狀態,酌情予以從寬處罰。對于犯罪情節輕微的初犯、偶犯,可以免予刑事處罰;依法應當予以刑事處罰的,也應當盡量適用緩刑或者判處管制、單處罰金等非監禁刑。

  20.對于未成年人犯罪,在具體考慮其實施犯罪的動機和目的、犯罪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的同時,還要充分考慮其是否屬于初犯,歸案后是否悔罪,以及個人成長經歷和一貫表現等因素,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進行處理。對于偶爾盜竊、搶奪、詐騙,數額剛達到較大的標準,案發后能如實交代并積極退贓的,可以認定為情節顯著輕微,不作為犯罪處理。對于罪行較輕的,可以依法適當多適用緩刑或者判處管制、單處罰金等非監禁刑;依法可免予刑事處罰的,應當免予刑事處罰。對于犯罪情節嚴重的未成年人,也應當依照刑法第十七條第三款的規定予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對于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犯罪人,一般不判處無期徒刑。

  21.對于老年人犯罪,要充分考慮其犯罪的動機、目的、情節、后果以及悔罪表現等,并結合其人身危險性和再犯可能性,酌情予以從寬處罰。

  22.對于因戀愛、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犯罪,因勞動糾紛、管理失當等原因引發、犯罪動機不屬惡劣的犯罪,因被害方過錯或者基于義憤引發的或者具有防衛因素的突發性犯罪,應酌情從寬處罰。

  23.被告人案發后對被害人積極進行賠償,并認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為酌定量刑情節予以考慮。因婚姻家庭等民間糾紛激化引發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屬對被告人表示諒解的,應當作為酌定量刑情節予以考慮。犯罪情節輕微,取得被害人諒解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不需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24.對于刑事被告人,如果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非羈押性強制措施足以防止發生社會危險性,且不影響刑事訴訟正常進行的,一般可不采取羈押措施。對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而被告人未被采取逮捕措施的,除存在被告人逃跑、串供、重新犯罪等具有人身危險性或者可能影響刑事訴訟正常進行的情形外,人民法院一般可不決定逮捕被告人。

  四、準確把握和正確適用寬嚴“相濟”的政策要求

  25.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中的“相濟”,主要是指在對各類犯罪依法處罰時,要善于綜合運用寬和嚴兩種手段,對不同的犯罪和犯罪分子區別對待,做到嚴中有寬、寬以濟嚴;寬中有嚴、嚴以濟寬。

  26.在對嚴重刑事犯罪依法從嚴懲處的同時,對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從犯等法定或酌定從寬處罰情節的,還要注意寬以濟嚴,根據犯罪的具體情況,依法應當或可以從寬的,都應當在量刑上予以充分考慮。

  27.在對較輕刑事犯罪依法從輕處罰的同時,要注意嚴以濟寬,充分考慮被告人是否具有屢教不改、嚴重滋擾社會、群眾反映強烈等酌定從嚴處罰的情況,對于不從嚴不足以有效懲戒者,也應當在量刑上有所體現,做到濟之以嚴,使犯罪分子受到應有處罰,切實增強改造效果。

  28.對于被告人同時具有法定、酌定從嚴和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的案件,要在全面考察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危害程度的基礎上,結合被告人的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社會治安狀況等因素,綜合作出分析判斷,總體從嚴,或者總體從寬。

  29.要準確理解和嚴格執行“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政策。對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論罪應當判處死刑的,要堅決依法判處死刑。要依法嚴格控制死刑的適用,統一死刑案件的裁判標準,確保死刑只適用于極少數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擬判處死刑的具體案件定罪或者量刑的證據必須確實、充分,得出唯一結論。對于罪行極其嚴重,但只要是依法可不立即執行的,就不應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30.對于恐怖組織犯罪、邪教組織犯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和進行走私、詐騙、販毒等犯罪活動的犯罪集團,在處理時要分別情況,區別對待:對犯罪組織或集團中的為首組織、指揮、策劃者和骨干分子,要依法從嚴懲處,該判處重刑或死刑的要堅決判處重刑或死刑;對受欺騙、脅迫參加犯罪組織、犯罪集團或只是一般參加者,在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的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符合緩刑條件的,可以適用緩刑。

  對于群體性事件中發生的殺人、放火、搶劫、傷害等犯罪案件,要注意重點打擊其中的組織、指揮、策劃者和直接實施犯罪行為的積極參與者;對因被煽動、欺騙、裹脅而參加,情節較輕,經教育確有悔改表現的,應當依法從寬處理。

  31.對于一般共同犯罪案件,應當充分考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在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方面的不同,根據事實和證據能分清主從犯的,都應當認定主從犯。有多名主犯的,應在主犯中進一步區分出罪行最為嚴重者。對于多名被告人共同致死一名被害人的案件,要進一步分清各被告人的作用,準確確定各被告人的罪責,以做到區別對待;不能以分不清主次為由,簡單地一律判處重刑。

  32.對于過失犯罪,如安全責任事故犯罪等,主要應當根據犯罪造成危害后果的嚴重程度、被告人主觀罪過的大小以及被告人案發后的表現等,綜合掌握處罰的寬嚴尺度。對于過失犯罪后積極搶救、挽回損失或者有效防止損失進一步擴大的,要依法從寬。對于造成的危害后果雖然不是特別嚴重,但情節特別惡劣或案發后故意隱瞞案情,甚至逃逸,給及時查明事故原因和迅速組織搶救造成貽誤的,則要依法從重處罰。

  33.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對于主犯或首要分子檢舉、揭發同案地位、作用較次犯罪分子構成立功的,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應當從嚴掌握,如果從輕處罰可能導致全案量刑失衡的,一般不予從輕處罰;如果檢舉、揭發的是其他犯罪案件中罪行同樣嚴重的犯罪分子,或者協助抓獲的是同案中的其他主犯、首要分子的,原則上應予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對于從犯或犯罪集團中的一般成員立功,特別是協助抓獲主犯、首要分子的,應當充分體現政策,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34.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故意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嚴重暴力犯罪、涉眾型經濟犯罪等嚴重犯罪;恐怖組織犯罪、邪教組織犯罪、黑惡勢力犯罪等有組織犯罪的領導者、組織者和骨干分子;毒品犯罪再犯的嚴重犯罪者;確有執行能力而拒不依法積極主動繳付財產執行財產刑或確有履行能力而不積極主動履行附帶民事賠償責任的,在依法減刑、假釋時,應當從嚴掌握。對累犯減刑時,應當從嚴掌握。拒不交代真實身份或對減刑、假釋材料弄虛作假,不符合減刑、假釋條件的,不得減刑、假釋。

  對于因犯故意殺人、爆炸、搶劫、強奸、綁架等暴力犯罪,致人死亡或嚴重殘疾而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或無期徒刑的罪犯,要嚴格控制減刑的頻度和每次減刑的幅度,要保證其相對較長的實際服刑期限,維護公平正義,確保改造效果。

  對于未成年犯、老年犯、殘疾罪犯、過失犯、中止犯、脅從犯、積極主動繳付財產執行財產刑或履行民事賠償責任的罪犯、因防衛過當或避險過當而判處徒刑的罪犯以及其他主觀惡性不深、人身危險性不大的罪犯,在依法減刑、假釋時,應當根據悔改表現予以從寬掌握。對認罪服法,遵守監規,積極參加學習、勞動,確有悔改表現的,依法予以減刑,減刑的幅度可以適當放寬,間隔的時間可以相應縮短。符合刑法第八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假釋條件的,應當依法多適用假釋。

  五、完善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工作機制

  35.要注意總結審判經驗,積極穩妥地推進量刑規范化工作。要規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權,逐步把量刑納入法庭審理程序,增強量刑的公開性和透明度,充分實現量刑的公正和均衡,不斷提高審理刑事案件的質量和效率。

  36.最高人民法院將繼續通過總結審判經驗,制發典型案例,加強審判指導,并制定關于案例指導制度的規范性文件,推進對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案例指導制度的不斷健全和完善。

  37.要積極探索人民法庭受理輕微刑事案件的工作機制,充分發揮人民法庭便民、利民和受案、審理快捷的優勢,進一步促進輕微刑事案件及時審判,確保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38.要充分發揮刑事簡易程序節約司法資源、提高審判效率、促進司法公正的功能,進一步強化簡易程序的適用。對于被告人對被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實無異議,并自愿認罪的第一審公訴案件,要依法進一步強化普通程序簡化審的適用力度,以保障符合條件的案件都能得到及時高效的審理。

  39.要建立健全符合未成年人特點的刑事案件審理機制,寓教于審,懲教結合,通過科學、人性化的審理方式,更好地實現“教育、感化、挽救”的目的,促使未成年犯罪人早日回歸社會。要積極推動有利于未成年犯罪人改造和管理的各項制度建設。對公安部門針對未成年人在緩刑、假釋期間違法犯罪情況報送的擬撤銷未成年犯罪人的緩刑或假釋的報告,要及時審查,并在法定期限內及時做出決定,以真正形成合力,共同做好未成年人犯罪的懲戒和預防工作。

  40.對于刑事自訴案件,要盡可能多做化解矛盾的調解工作,促進雙方自行和解。對于經過司法機關做工作,被告人認罪悔過,愿意賠償被害人損失,取得被害人諒解,從而達成和解協議的,可以由自訴人撤回起訴,或者對被告人依法從輕或免予刑事處罰。對于可公訴、也可自訴的刑事案件,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進行審理,依法定罪處罰。對民間糾紛引發的輕傷害等輕微刑事案件,訴至法院后當事人自行和解的,應當予以準許并記錄在案。人民法院也可以在不違反法律規定的前提下,對此類案件嘗試做一些促進和解的工作。

  41.要盡可能把握一切有利于附帶民事訴訟調解結案的積極因素,多做促進當事人雙方和解的辨法析理工作,以更好地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努力做到案結事了。要充分發揮被告人、被害人所在單位、社區基層組織、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和近親屬在附帶民事訴訟調解工作中的積極作用,協調各方共同做好促進調解工作,盡可能通過調解達成民事賠償協議并以此取得被害人及其家屬對被告人的諒解,化解矛盾,促進社會和諧。

  42.對于因受到犯罪行為侵害、無法及時獲得有效賠償、存在特殊生活困難的被害人及其親屬,由有關方面給予適當的資金救助,有利于化解矛盾糾紛,促進社會和諧穩定。各地法院要結合當地實際,在黨委、政府的統籌協調和具體指導下,落實好、執行好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確保此項工作順利開展,取得實效。

  43.對減刑、假釋案件,要采取開庭審理與書面審理相結合的方式。對于職務犯罪案件,尤其是原為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罪犯的減刑、假釋案件,要一律開庭審理。對于故意殺人、搶劫、故意傷害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暴力犯罪分子,有組織犯罪案件中的首要分子和其他主犯以及其他重大、有影響案件罪犯的減刑、假釋,原則上也要開庭審理。書面審理的案件,擬裁定減刑、假釋的,要在羈押場所公示擬減刑、假釋人員名單,接受其他在押罪犯的廣泛監督。

  44.要完善對刑事審判人員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監督機制,防止寬嚴失當、枉法裁判、以權謀私。要改進審判考核考評指標體系,完善錯案認定標準和錯案責任追究制度,完善法官考核機制。要切實改變單純以改判率、發回重審率的高低來衡量刑事審判工作質量和法官業績的做法。要探索建立既能體現審判規律、符合法官職業特點,又能準確反映法官綜合素質和司法能力的考評體制,對法官審理刑事案件質量,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實現刑事審判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有機統一進行全面、科學的考核。

  45.各級人民法院要加強與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人民檢察院、司法行政機關等部門的聯系和協調,建立經常性的工作協調機制,共同研究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工作措施,及時解決工作中出現的具體問題。要根據“分工負責、相互配合、相互制約”的法律原則,加強與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的工作聯系,既各司其職,又進一步形成合力,不斷提高司法公信,維護司法權威。要在律師辯護代理、法律援助、監獄提請減刑假釋、開展社區矯正等方面加強與司法行政機關的溝通和協調,促進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有效實施。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

  國家安全部、司法部關于規范量刑程序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

  12010年9月13日發布

  2法發〔2010〕35號

  3自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

  為進一步規范量刑活動,促進量刑公開和公正,根據刑事訴訟法和司法解釋的有關規定,結合刑事司法工作實際,制定本意見。

  第一條人民法院審理刑事案件,應當保障量刑活動的相對獨立性。

  第二條偵查機關、人民檢察院應當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情節輕重以及其他與量刑有關的各種證據。

  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案件,對于量刑證據材料的移送,依照有關規定進行。

  第三條對于公訴案件,人民檢察院可以提出量刑建議。量刑建議一般應當具有一定的幅度。

  人民檢察院提出量刑建議,一般應當制作量刑建議書,與起訴書一并移送人民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人民檢察院也可以在公訴意見書中提出量刑建議。對于人民檢察院不派員出席法庭的簡易程序案件,應當制作量刑建議書,與起訴書一并移送人民法院。

  量刑建議書中一般應當載明人民檢察院建議對被告人處以刑罰的種類、刑罰幅度、刑罰執行方式及其理由和依據。

  第四條在訴訟過程中,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可以提出量刑意見,并說明理由。

  第五條人民檢察院以量刑建議書方式提出量刑建議的,人民法院在送達起訴書副本時,將量刑建議書一并送達被告人。

  第六條對于公訴案件,特別是被告人不認罪或者對量刑建議有爭議的案件,被告人因經濟困難或者其他原因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可以通過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為其提供辯護。

  第七條適用簡易程序審理的案件,在確定被告人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自愿認罪且知悉認罪的法律后果后,法庭審理可以直接圍繞量刑問題進行。

  第八條對于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被告人認罪案件,在確認被告人了解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自愿認罪且知悉認罪的法律后果后,法庭審理主要圍繞量刑和其他有爭議的問題進行。

  第九條對于被告人不認罪或者辯護人做無罪辯護的案件,在法庭調查階段,應當查明有關的量刑事實。在法庭辯論階段,審判人員引導控辯雙方先辯論定罪問題。在定罪辯論結束后,審判人員告知控辯雙方可以圍繞量刑問題進行辯論,發表量刑建議或意見,并說明理由和依據。

  第十條在法庭調查過程中,人民法院應當查明對被告人適用特定法定刑幅度以及其他從重、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的法定或者酌定量刑情節。

  第十一條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偵查機關或者辯護人委托有關方面制作涉及未成年人的社會調查報告的,調查報告應當在法庭上宣讀,并接受質證。

  第十二條在法庭審理過程中,審判人員對量刑證據有疑問的,可以宣布休庭,對證據進行調查核實,必要時也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補充調查核實。人民檢察院應當補充調查核實有關證據,必要時可以要求偵查機關提供協助。

  第十三條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申請人民法院調取在偵查、審查起訴中收集的量刑證據材料,人民法院認為確有必要的,應當依法調取。人民法院認為不需要調取有關量刑證據材料的,應當說明理由。

  ……
閱讀全文請下載:最新司法解釋全書(第三冊).docx

所屬類別: 法律法規翻譯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版權所有:中國民族語文翻譯中心    京ICP備:10019741號-1   在線調查

累計訪問量: num  num  num  num  num  num  num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网易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腾讯分分彩与奇趣腾讯 大乐透胆拖玩法 安徽时时分析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软件 ipad怎样下载应用软件 双色球复合式是什么意思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大家最稳六肖王 北京pk10计划分析群